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十面埋伏

你看,我正在编织着天罗地网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只想诉说自己的梦,我的梦有多美?----那是满满一坛传说中的女儿红......

网易考拉推荐

打开心灵的枷锁 (上)  

2012-01-06 12:51:2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  一年又要过去了,还是打不开心灵的枷锁。去郑村开一家十字绣店的美梦也夭折了......
         记得那天我最好的网友他读完了我那篇开十字绣店的日志......唉,我干嘛还说他是我最好的网友啊?他对我实在是不怎么样啊,顶多只能算聊天记录最多的网友,他,其实是一个不太喜欢说话的人,最喜欢送给我的就是一个龇牙的表情,我敢保证他发这个表情的频率是可以打破系统记录的。他说话还喜欢说半句,有点让人恨得牙痒痒的感觉,当然最可气的是我眉飞色舞说得正高兴,他却说,不说了,他要喝茶了.......呵呵......呵呵呵呵........我有什么好办法呢,只好把要说的话咽了回去,我有一种不详的预感,假如我和他这样的人生活在一起,总有一天我会一不小心将他打成残疾人的。
         我记得我从小就习惯一边吃饭一边看小说,现在更是,总是一边吃饭一边打牌而且同时还一边聊天一边听歌,这些事情不是可以同时进行的吗?其实我们家现在根本就没有饭桌,菜也几乎从不装在菜碗里,总在锅里,这样可以少洗一只碗,而且难道这不正是顶级时髦的自助餐吗?
        可他喝茶为什么要那么一本正经的喝茶?难道聊天也不行吗?就算不行,难道连听我聊天也不行吗?我是多么容易满足啊,只要发个龇牙的笑脸就满足了。
       哎,怎么只要一提起他的名字,我就有发不完的牢骚啊,还是接着说那天晚上吧,那天他读完我的日志后,老毛病又犯了,整整20多分钟不说话,我一连串发了9个发怒的表情后,最后我对他说道:“你就是喜欢故意折磨人,我早就知道你了。”他才终于像守财奴掏出一块金币一样,送我一个龇牙的笑脸,然后他说他在吃瓜子。
       就像我想象的那样,他读完我的日志真的很动心,可他还在犹豫不决,而我就趁热打铁,最后他真的同意了,我们互相发了握手的表情,之后他又担心的说,他对这行不了解,我说边做边学,他说OK,我一看时间不早了,然后我们就相互说了再见。
        可是再接下来的两星期里,我在线时他都不在线或者隐身了,我不在线时,他倒发给我3个龇牙的笑脸和一杯敷衍的咖啡。我知道他是改变主意了。
        不必问为什么,还是省点力气吧,而且我也有点心虚,他读过我博客的日志,一定知道我开十字绣店的真正阴谋。
        可是有一句话,真的好想说,亲爱的有孚盈缶老兄啊,你哥的命真的是苦苦啊,你猜我为什么不独自去郑村开一家店?因为不会有人把店面租给我的。你猜我是怎么知道的?因为那个村子里会有无数的人认识我。是我想得美吧?不、不、不......
       那是好几年前的事了,那时候我还在县城过去3里远的富士力服装厂上班,一天厂里放假,我和我的朋友,她是我们组的一个组检,她可是一个正值妙龄身材火辣性感的女孩,走起路来充满青春的活力。和她走在一起我会自卑吗?真的不好意思,每次一开口说话,我的脸上会有一种去之不掉的浓浓的羞涩感是真的,可是这不管我的事啊,是我奶奶遗传给我的。嗯......我走路的时候像什么样子?总之了解我性格的人完全可以想象,因为我的性格会在我行走的姿势里一览无余。
       再说那天我和我的朋友从县城回到厂宿舍放下购买的东西,并再次和那个组检好友一起有说有笑的走出厂门,我们打算去吃晚饭。突然我看见厂外大路的旁边有3个陌生的小伙子,3个人6只眼睛几乎一眼不眨的盯着我,不,我想起来了,这3人我从县城归来的路上就见过一面,我假装不在意却暗自猜疑的向他们走去,在我经过他们身边时,其中一个小伙子说了一句我们这儿的本地话,这句话用文字我不知怎么写?不过就算写出来别人也读不懂,当然我非常乐意翻译一下,很简单,就一个字“酷”。
       在我经过他们身边时我身后传来两句这样的对话:
       “这个女人走起路来有点好玩的哈?”
       “说起话来就更好玩了呢!”
       最后那个人说话时那种口气似乎充满无限的神往,我想我爱李家兴的故事已经传到这么远的地方来了吗?我心中有数了,暗自点了点头。我就是因此而判断郑村有无数的人是认识我的。
       再说现在吧,其实我现在的女房东对我不错,在我做小姑娘时,我和她也是好朋友,可她现在和我妈妈关系也很好,何必为难她呢?如果问她关于李家兴的事,她一定会说她不知道的。不问问怎么就知道她会这么说呢?不,连问问试试看也没有必要了,我们天天见面,可不要把关系弄尴尬了。
       不过有些人我倒是非常乐意试一试的,比如郑村批发部的一个员工,他告诉我他还是我哥的同学,我加了他做网友。我们不冷不热的聊了几个夜晚以后,他开始问我,我的另一位呢?然后我就开始问他:
             “郑村桥头,有个男人叫李家兴你认识吗?”
             “不认识,他怎么啦?他不会是你孩子的爸爸吧?萍?”
             “胡说什么?”
             “对不起,我错了。萍......萍......”
           真会装糊涂啊,李家兴的家离批发部最多200米,就在大路边上,而且他现在还是村干部,他怎么可能会不知道?
           可他天天还是想找我聊天,说自己太寂寞,他的儿子在读研究生,妻子在外地做保姆很多年了,每次聊天我总是敷衍他,也不得罪他,他开始抱怨起我来,说什么我打字只会一个字,说什么他以为自己找到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了。这样抱怨的话他一连对我说了好几天,终于有一天我厉害的问道:“别装糊涂,告诉我李家兴的事吧。”他就不理我了,不理就不理,哼!我早就对他不抱希望了。可第二天中午他又上线找我了:
        “你要问的人,今天我打听了,你问什么?萍?”
        “他家几个人?”
        “他有夫人和女儿,他是村里小干部,还有吗?萍?”
        “你是一个诚实的人吗?”
       他又不再说话了,他不愿回答这个问题,其实也没有正确回答我的第一个问题,他家明明有父母为什么不说?可见他非常了解我想要的答案,却总是装糊涂,接下来的那些日子,他还来找我聊天,并问我为什么要问李家兴?我直截了当的告诉他,自己喜欢李家兴,十年前去了郑村,魂还没有回来。他说,怎么可能?他家条件那么好,还送我一连串问号,我知道他是想打击我,可惜他办不到!现在他再也不找我聊天了,可是无数次送货从我门口经过并停下来望我一眼时,那目光我不忍心去描写,不过有一句歌词倒挺适合送他的:“不要疯狂的迷恋我,你只是太寂寞.......”
        但是我真的是更寂寞,更无聊,更心烦意乱,这十年来,我都干了一些什么啊?前几天我突然接到一个久违了的电话.......读过我日志《我的人生是一条不可救药的囧途》的人会知道,大概3年前吧,有个外地来我们这里打工的男人,经常来我店里聊天,一天夜里我下定决心把自己的烦恼告诉了他。他惊讶的说我的问题太容易解决了,只要他给李家兴打个电话,说自己是卖保险的,问他们家的小孩要不要买保险,就能知道他有没有结婚了。没过几分钟他又想出一个更妙的办法,他说自己是外地人,他去他们家租房子,顺便看看他们家有没有小孩的东西,然后再顺便问问谁是老板娘啊?不就立刻知道了吗?哦,天啊,他是怎么想出来的啊,这个主意实在是太棒了!我仿佛已经看见了困扰多年的难题已经得到解决一样欢天喜地了,我又对他说了一些什么,我全忘了,我只记得他坐在我柜台内的一个小椅子上,而我就站在他的面前,带着无比的快乐,手舞足蹈的说啊、说啊、说啊.......突然他向我提出一个要求,他可以握一握我的手吗?我惊讶的望着他,一时拿不定主意,不过我很快就拿定主意了,并向他伸出我的手。可他握住后,他的嘴唇就立刻朝我的手吻了下去,我害怕了,赶紧抽出我的手。当时我的脸会是什么表情?我也不太清楚,反正他看了我一眼立刻就生气的站了起来,并朝门口走去。我急了,惊慌失措地跟着他也出了店门。他在我家店门口停了下来,背对着我,望着漆黑的夜空自言自语的说道:
       “今晚我又要睡不着了。”说完,他没有再看我一眼就走了。
      我心里绝望极了,因为我明白他再也不会帮我了,虽然他后来还是天天来我店里聊天,还告诉我他去郑村了,可我已经不相信他了。
       再说那天我拿起电话,是一个声音相当嘶哑的男人在低声叫着我的名字,我心中一惊,立刻知道是他了,(奇怪,他可从来没有给我打过电话啊,哦,想起来了,打过一次,可那至少也是2年以前了吧。)
       他问我现在过得怎么样?还说他一直记着我的电话号码,还问我有没有想他?我不知应该怎么回答他,就假装糊涂的说:
      “啊?想你,为什么啊?”
     他突然不说话了,几秒钟后,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,她大声的问我是谁?
     “啊?我是谁?”我带着一种为难的口气把她的话重复了一遍,又不知怎么回答了,因为就算我说我的名字,她也不知我是谁啊?总之她最后警告我以后不要打扰她的老公。然后她把电话挂了。
      打扰她老公?为了李家兴,我都不知打扰了多少人了,今天我还写了这样的日志并在网易博客发表,QQ空间发表,只要一看见某某地方有博客大赛我就立刻参加,我如此挖空心思、绞尽脑汁去哗众取宠,或者说得更难听一些,像一个网友厉声批评我的那样,他说我兴风作浪。无论如何我就是这样干的,我一定要打开我心灵的枷锁!
      这个批评我的网友,他最担心的是,我的这种做法会伤害到李家兴的妻子。他有妻子吗?这就是我严重怀疑的问题,另外我把我的博客地址和密码发给李家兴了,只要他删除我的日志我就立刻明白真相了,他为什么不删除?如果他懒得理我,把我当疯子看待,那么就请所有的人都原谅我吧,一个不幸的疯子就算杀人也是可以原谅的,发表一些日志又算得了什么呢?
       

      

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
















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53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